快捷搜索:  

凯恩斯如何做投资

您的(de)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元素。 字号 超大 大 标准 小 凯恩斯是(shi)历史上最伟大的(de)经济学家之一。一提起凯恩斯,人(ren)们(men)首先想到的(de)是(shi)他(ta)的(de)《通论》。其实。凯恩斯的(de)过人(ren)之处,不仅在于他(ta)奠定了宏观经济学,还是(shi)投资大师。《金融投资学通识》,彭兴韵 著,中信出版集团2022版

《金融投资学通识》,彭兴韵 著,中信出版集团2022版

凯恩斯的(de)投资经历
1883年,凯恩斯出身于英国剑桥的(de)一个中产家庭。他(ta)自幼聪明,家境优渥,自信中带着疏狂。1902年进入剑桥大学。他(ta)有极强的(de)数学天分,在成为经济学家前,曾公(gong)开发表过《概率论》,他(ta)本来应成为数学家的(de),一不小心,却成了著名的(de)经济学家。他(ta)的(de)《通论》创立了国家干预主义,但他(ta)不是(shi)象牙塔里热衷于模型的(de)经济学家,而是(shi)一位立足实践的(de)经济学家。
凯恩斯不仅献身于经济学理论研究,还管理过数额不菲的(de)基金,其投资生涯穿越了两次世界大战,包括让资本主义垂死的(de)大萧条。尽管他(ta)做投资并非顺风顺水,有两次甚至亏得差点破产,但他(ta)还是(shi)打败了市场,取得了远超过市场平均的(de)收益率!
在一战前,凯恩斯就开始投资股票、货币和大宗商品,把他(ta)以前获得的(de)所有奖金悉数投入,足见他(ta)对(dui)赚钱有强烈的(de)欲望。一战后,毁于战火的(de)欧洲,百废待兴,欧洲的(de)重建(jian),创造了巨大需求,物价随之上升,精明的(de)投机者嗅到了赚钱的(de)味道。凯恩斯自信地认为,自己是(shi)大宗商品投机的(de)“先知”,能够根据市场价格与他(ta)推测的(de)合理价格之间的(de)差异而获利。
他(ta)认为,市场是(shi)无效的(de),会存在错误定价。投机者能够吸收生产者不愿意承担的(de)风险,若他(ta)推测正确,就能“凭冒险赚取可观的(de)收入”。他(ta)对(dui)大宗商品研究后认为,影响大宗商品价格的(de)重要行为因素就是(shi)信心。当人(ren)们(men)对(dui)企(qi)业(ye)前景抱有过度信心时,大宗商品价格就会上升。为了搏击于变幻莫测的(de)大宗商品市场,他(ta)建(jian)立了自己的(de)“大宗商品数据库”。
尽管他(ta)学识过人(ren),又异常勤奋,有优于常人(ren)的(de)预测方法,但市场还是(shi)以出其不意的(de)方式给了他(ta)当头一击。1928年,也就是(shi)大萧条前夕,当全球市场开始出现逆转,物价下跌之际,他(ta)仍在充当商品多头,买进橡胶、小麦、棉花、锡等多头合约,结果,1929年股市崩盘后,他(ta)的(de)净亏损一度达80%,差点破产。
但这个败绩并没有打垮他(ta)坚强的(de)内心,于是(shi),他(ta)在经济惨淡的(de)10年之中,重整旗鼓,充分吸取了过去预测缺陷的(de)教训,最终成为一名极其成功的(de)投资者。在他(ta)看来,试图预测经济趋势,并将预测与货币和大宗商品交易联系起来的(de)宏观观点,在很大程度上失败了。他(ta)意识到,自己在商品投资中之所以亏损严重,主要原因在于,傲慢导致他(ta)对(dui)自己的(de)决策过度自信。
于是(shi),他(ta)转而开始研究信心、情绪和心理的(de)影响。在吸取教训之后,他(ta)克服了自己原来顽固不化的(de)观点,开始买入并持有更多股票,理念也从短期交易和投机,转变为基于公(gong)司(si)基本面分析的(de)长期投资,买入那些在他(ta)看来能度过崩盘难关的(de)公(gong)司(si)股票。在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(de)困顿之中,凯恩斯投资基金公(gong)司(si)的(de)董事敦促他(ta)将股票平仓,但他(ta)拒绝了。他(ta)坚定地认为,虽然大萧条导致了他(ta)的(de)大宗商品爆仓,但股票一定会反弹。他(ta)认为,崩盘只是(shi)技术性的(de),好(hao)比汽车发动机出了问题,修复之后仍能前进,市场也不会一直一蹶不振。
那么,凯恩斯在股票上的(de)投资策略是(shi)什么呢?在他(ta)看来,什么样的(de)公(gong)司(si)能够最终渡过经济和市场的(de)难关呢?
凯恩斯在股票投资中并不是(shi)靠打听消息,他(ta)购买的(de)是(shi)那些不仅有稳定的(de)现金流和收入,而且有派发红利的(de)潜力的(de)公(gong)司(si)股票。他(ta)重点考虑分红增长潜力,公(gong)司(si)对(dui)投资者持续增加分红的(de)可能性有多大。即他(ta)更偏好(hao)于购买分红型公(gong)司(si)的(de)股票。钱伯斯和迪姆森发现,20世纪30年代早期,凯恩斯就采取了“自下而上”策略,即精心选择个股而不是(shi)跟踪宏观趋势,这是(shi)他(ta)取得优异投资业(ye)绩的(de)根本所在。这个转变,使他(ta)开始青睐可以便宜价格买进的(de)大型公(gong)司(si)股票,这就是(shi)“价值投资”的(de)萌芽。
《通论》中的(de)投资真谛
凯恩斯的(de)《通论》虽然是(shi)一部宏观经济学的(de)开山之作,但他(ta)在这部晦涩的(de)著作中阐述了许多投资的(de)真谛。
第一,虽然凯恩斯是(shi)宏观经济学家,但他(ta)在投资中却更注重公(gong)司(si)层面的(de)微观因素。他(ta)曾说:“不要试图把握整个市场的(de)运行,应努力找出你(ni)理解的(de)公(gong)司(si),然后仅关注这些公(gong)司(si)。”这与巴菲特的(de)理念不谋而合。他(ta)强调,公(gong)司(si)的(de)账面价值是(shi)投资的(de)核心原则,因为它(ta)决定了公(gong)司(si)被清算时,它(ta)对(dui)股东的(de)价值。账面价值与市场价值的(de)差异,要么溢价,要么折价。价值投资者就是(shi)偏好(hao)以折价买入,相信未来股票的(de)市场价格会更高。这实际上已非常接近于格雷厄姆的(de)安全边际思想了。凯恩斯重视(shi)“我(wo)们(men)自己所做决策的(de)可靠性”,他(ta)甚至强调,模糊的(de)正确要强于精确的(de)错误。
第二,市场不是(shi)一无所知。凯恩斯认为,自由市场并不能对(dui)资产进行准确定价。公(gong)众并不能得到与定价相关的(de)充分信息,这就会导致错误定价。他(ta)说,投资者“在价值评估方面的(de)实际知识都在严重减少”。市场也常常是(shi)非理性的(de),这会产生严重干扰。虽然短期信息对(dui)价值影响不大,但它(ta)也构成了趋势的(de)一部分,投资的(de)利润天天波动起伏,对(dui)市场就会产生过度乃至荒谬的(de)影响。他(ta)说:“循此成规所得市价,只是(shi)一群无知无识者心理的(de)产物,自会因群意的(de)骤变而剧烈波动。且此使群意改变的(de)因素,亦不必真与投资的(de)未来收益有关。”
第三,由于受情绪和心理因素的(de)影响,市场变化比人(ren)们(men)的(de)思路转变还要快。关键还在于,公(gong)众对(dui)市场看法的(de)改变,不一定与未来收益有关。是(shi)故,公(gong)众的(de)短期思路增加波动性,而且,资产定价当中投资者的(de)相互影响,会使人(ren)们(men)失去原有的(de)客观标准。根据他(ta)的(de)“选美”论,投资者运用同样的(de)集体思维,追逐被大多数人(ren)认为“最优”股票,而不是(shi)依据自己原本的(de)价值标准进行决策。
第四,短期投资成功的(de)关键在于,智夺他(ta)人(ren),把坏东西留给别人(ren)。凯恩斯强调,我(wo)们(men)对(dui)未来的(de)预期往往是(shi)极不可靠的(de),因为,“我(wo)们(men)据以推测未来收益的(de)一点知识,其基础异常脆弱。若干年以后,何种因素决定投资收益,我(wo)们(men)实在知道得很少”。因此,即便是(shi)企(qi)业(ye)家,也是(shi)“玩一种既靠本领又靠运气的(de)游戏……。如果人(ren)性不喜欢碰运气,或对(dui)建(jian)设(she)一厂、一铁路或一矿本身(即除了利润)不感兴趣,而仅靠冷静盘算,则恐怕不会有多少投资”。
对(dui)未来不可预知,决定了人(ren)们(men)喜欢进行短期投资,因为,“根据真正的(de)长期预期而做投资,实在太难,几乎不可能。凡想如此从事者,较之仅想对(dui)群体行为比群众猜得略胜一筹者,其工作量较大,其风险较大。……要击破时间(shijian)势力,要减少我(wo)们(men)对(dui)于未来的(de)无知,其所需智力多,要仅仅设(she)法先发制人(ren),其所需智力少”。当然,人(ren)们(men)热衷于短期投资的(de)一个原因是(shi)“人(ren)生有限,故人(ren)性喜欢有速效,对(dui)于即刻致富之道最感兴趣,而对(dui)于遥远未来能够得到的(de)好(hao)处,普通人(ren)都要大打折扣”。而“长期投资者固然最能促进社会利润,这种人(ren)的(de)行为最遭受批评……因为在一般人(ren)眼里,这种人(ren)行为古怪,不守成规,过分大胆”。
是(shi)故,“从社会观点看,要使得投资高明,只有增加我(wo)们(men)对(dui)于未来的(de)了解;从私人(ren)观点,所谓高明投资,乃先发制人(ren),智夺群众,把坏东西让给别人(ren)”。而“斗智的(de)对(dui)象,不在预测投资未来好(hao)几年中的(de)收益,而在预测几个月以后,由因循成规所得市价有何变化”。这种投资中斗智的(de)游戏,“也不须外行参加以供职业(ye)投资者鱼肉,职业(ye)投资者之间就可以玩起来。参与者也不必真相信,从长期看,因循成规有合理根据”。
总结起来看,在《通论》中的(de)“长期预期状态”一章中,集中体现了凯恩斯对(dui)市场的(de)观点和思想,基本面和市场心理活动共同决定了投资市场的(de)价格表现,应当说,这比后来的(de)有效市场假说和行为金融学,都更早、更全面客观地揭示了金融市场运行的(de)内在规律。尽管他(ta)在管理国王学院和两家保险公(gong)司(si)基金期间也曾受人(ren)们(men)的(de)质疑,但20世纪30年代末,他(ta)在投资中的(de)冷静分析和对(dui)市场运行独树一帜的(de)见解,终于助其取得了辉煌的(de)投资业(ye)绩。
(作者彭兴韵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,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,本文摘自《金融投资学通识》一书,澎湃新闻(xinwen)获授权转载。)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(xinwen),更多原创资讯(zixun)请下载“澎湃新闻(xinwen)”APP) 责任编辑:蔡军剑 图片编辑:蒋立冬 校对(dui):栾梦 澎湃新闻(xinwen)报料:021-962866   澎湃新闻(xinwen)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(wo)要举报 关键词 >> 彭兴韵,凯恩斯,投资
彭兴韵,凯恩斯,投资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296人留言! 共有:296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